正文 第178章 征服纪夫人(五)

    因为纪夫人此时已经是春潮泛滥,中汩汩流出的已经将肉色裤袜裆部位置给沁透了,而丝袜用料本就极其丝薄,韧性十足,此时又被碱性的腐蚀变得更为脆弱,故而尔泰坚硬的齿尖轻轻撕咬,便十分轻易的将肉色裤袜的裆部位置撕开了一条小口。9g-ia

    之后尔泰将两根手指伸进那小口之中,轻轻的向两侧一分,便听到‘撕啦’一声脆响,包裹住纪夫人位置的裤袜便被尔泰撕扯开了一个大洞,完全露出了里面的乳白色紧身半透明的小裤。

    此时的情景只要想想就觉得无比的兴奋和刺激,纪夫人的上半身完全裸露,下半身的睡裤早已被尔泰褪去,两条修长、笔直、柔嫩的美腿上就只着一条深肉色的连裤丝袜,而裆部位置却还被尔泰撕烂了一个大洞,全身就仅有一条极薄的乳白色半透明紧身小裤半遮挡住身体的重要部位。

    见了如此的春情,尔泰更是欲火攻心,他荡的一笑,双手各握着纪夫人的一只柔嫩、性感的丝袜美腿,慢慢俯身低头,伸出柔软、灵活的舌头,一寸寸的在纪夫人雪白丰润的美腿内侧肌肤上舔舐、吸吮,一边舔着,还一边火热的打量着双腿间缝隙深处的。

    此刻纪夫人的乳白色小裤已经完全被春动的花水给沁湿了,由内而外散着诱人的异味,而随着尔泰舌头不断舔舐丝袜美腿而带来的酥麻痒涨刺激,纪夫人下腹中仍源源不断的喷薄出丝丝清爽、情动的花水,这使得半透明小裤愈的湿润了,渐渐的,乳白的蚕丝小裤上的深痕越累越多,到最后整条小裤几乎都变成了透明的,幽深漆黑的芳草和鲜嫩红艳的,几乎完全暴露在了尔泰的眼前。

    尔泰瞧着眼前极为靡的画面,心中躁动难安、血液上涌,一只大手微微颤抖的剥开了纪夫人三角小裤遮挡的布面,看到了一副绝美的画卷。

    只见眼前一片凄凄幽幽的芳草花丛,漆黑的芳草浓郁葱葱,上面还因为情动残留有几滴璀璨的花水,如同清晨滴答在花丛中的晶莹剔透的露水。《藏家,最好的》而在芳草的幽深处,一朵鲜艳、粉嫩的盛开在那里,只是花房中的神秘春情,却被两片娇嫩、艳丽的粉色蕴藏其内。

    尔泰伸出手指,轻轻的逗弄那两片,顿见那两瓣如同娇羞的少女,羞答答的嗡动喘息,迷离、诱人的深处,募然流淌出一颗荧光剔透的。而在花唇的正上方,镶嵌着一颗精致、娇小的粉色,如同一颗璀璨夺目的珍珠,闪动着迷人的光芒。

    他立时被这完美到豪横的景色给吸引住了,仿佛魂魄都被勾走了,纪夫人的娇艳就好似有某种莫名的吸引力,牵动着尔泰的心魂想要往更深处探寻。

    瞧着瞧着,尔泰下部硬邦邦的像是要撕裂开了,一股极其想要泄的生生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忍不住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柔柔的进了眼前的幽洞之中,一边探寻,一边用手指爱怜在里面拨弄、爱抚。

    幽深、迷离的幽洞在尔泰的抚慰下,变得愈加湿润,清凉晶莹的花水,如涓涓溪流潺潺流淌,香气满屋萦绕,刺激油然而生!

    “嗯嗯……好难受……热……“

    睡梦中的美熟妇纪夫人禁不住嬗口乍启,轻轻嗡动梦呓浅吟,同时感觉到心灵最深处仿佛燃起了腾腾的烈火,十多年没有感受到如此刺激的她,不由的娇躯燥热难忍,轻灵、羞赧的扭动、摇摆。

    耳边听着来自纪夫人的娇吟浅唱,尔泰更是欲火鼎盛,他强忍着心底的躁动和兴奋,把嘴唇凑到上,小心翼翼的吸吮起来,如同在把玩一件绝世的瓷器,生怕一不小心碰碎了一般。

    “唔,轻点,疼……“

    纪夫人已经十多年没有行过房了,因此她原本就狭窄的此时就愈的紧凑了,虽然尔泰还只是在她的外侧舔舐,但睡梦中的她依然是感受到了一种轻微的刺痛感,但同时又感受到了一种从未领略过的快感,脸庞上不由浮现起了即像是痛苦又像是舒爽的复杂表情。"百度搜索藏家小说"

    尔泰没有理会她潜意识的喊疼,只顾着品味和开眼前纪夫人的极品,他在将纪夫人舔舐、吸吮的愈红嫩、娇艳之后,便将舌头一点点的伸入到甬道之中。

    不过他没有想到纪夫人的小实在是太紧了,就如同紧紧的束了一圈皮筋似的,任他用力将舌头绷直,死命的往里面延伸,也仅是伸进去了半个舌头。

    “真是极品啊,真看不出蓉儿姐育有一个女儿,还像个处子似的紧紧、窄窄的,不过玩弄这样的极品,应该会很舒服吧。”尔泰一边将伸入纪夫人中的半个舌头挑逗、勾拨着嫩嫩的,一边禁不住在心中意起来。

    “嗯,疼,好疼啊……”

    随着尔泰舌头的深入,睡梦中的纪夫人感觉到下腹传来阵阵犹如肌肉撕裂般的疼痛,不由得在梦中紧蹙眉头,连声呼疼,而为了缓解疼痛感,她本能的尽力分开了双腿,这使得亦是跟着扩张开了,而尔泰则趁着这个机会,一举将舌头整个侵入了进去。

    “啊……!”在他舌头整个进入的一霎那,睡梦中的纪夫人忽然疼痛的喊叫一声,之后便见她娇躯兀然剧烈的扭动,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美脚亦是随着连连蹬踏,白晰柔嫩的玉手亦是本能的顶在尔泰的脑袋上推拒着,想要将他伸入到自己中带来无比舒爽和疼痛感的‘怪物’推出体内。

    且与此同时,疼痛感使得纪夫人深睡的神智开始朦朦胧胧的苏醒,不过她刚刚吃了安神的药类似于现代的安眠药没多久,眼皮还很沉重,尝试着睁开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因此就没有看到是谁趁她熟睡之时轻薄她,只是感觉到下腹幽洞火辣辣的疼痛以及之前从未体会过的酥酥麻麻的异样刺激,还好她没有看到尔泰竟是用舌头舔舐、她的,否则一向守旧、保守的她情何以堪?

    纪夫人神智虽然仍有些昏昏沉沉的,但敏锐的尔泰还是觉了她眼皮不住的跳动,知道他快要清醒过来,顿时将插在她中抽动的舌头拔了出来,而后飞快的跪在纪夫人双腿间的前,一手把着纪夫人的一条丝袜美腿,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大,对准纪夫人的嫩洞,闯了过去。

    一开始的时候,尔泰知道纪夫人美洞狭窄,不忍心让自己的大猛然刺入而让她疼痛,因此便将大东西的尖头顶着粉嫩的,轻轻的划圈、磨弄,可过了不一会,他便腰身,一点点的将大烫热、坚硬的尖头部位往纪夫人的中塞去。

    因为他知道纪夫人已经快要清醒过来了,若是他不趁着她未醒来之前占有她,那等她醒来在占有,势必要费一番周折,尔泰是个急性子,再加上此时早已是欲火焚身,极其而又迫切的想要进入纪夫人的身体来泻火。

    “嗯,好疼,,不要,不要啊……”

    纪夫人已然濒临快要清醒过来的当口,因此便感觉到身体下部美洞受到的疼痛的刺激愈的剧烈,而且尔泰的大本就比他的舌头要大、要烫热,如此就更是让纪夫人的痛感加剧,同时舒爽的感觉亦是更为强烈。

    前面有说过,女人上的神经牵连着女人身体各处的经脉和骨血,一旦那里收到外物的刺激,即便是昏死过去的女人,亦会猛然间惊醒。

    尔泰他深深的知道这一点,便紧着抢占时间,想着将生米煮成熟饭,等纪夫人醒来就是反抗也来不及了。于是他没有理会纪夫人的呼痛和两只顶在他胸膛推拒却如同给他挠痒痒的小手,两只大手紧紧抱住纪夫人的两条肉丝美腿,尽力的向上托起外分以便纪夫人的能够分开的更大,将已经到纪夫人中的,更加用力的向幽深的深处顶去。

    “不要,不要……疼……啊……”

    纪夫人连声呼痛,小手更是拼命的在尔泰的胸膛上推拒、擂打,秀美的脑袋不停的左右摇摆,脸上泛出似疼痛、似舒爽的复杂的神情,娇躯亦是晃动、扭摆不止,而那下部的,随着娇躯的摆动时而张开、时而紧闭,如同在用两侧的吸吮、夹弄尔泰的一般。

    男人的命根子在极度的时候,部位是极其敏感的,纪夫人如此的夹弄、摩擦,顿时令得一股极其强烈的酥麻酸胀之意沿着尔泰鼓胀的传遍了全身各处,直至脑海深处,在此刺激之下,尔泰忍不住在心底狂吼一声,一双眼眸泛着红艳的血光,更加极不可耐的将向纪夫人的中闯去!

    “……!”纪夫人十多年未被滋养和开放过的实在是太过狭窄、紧凑了,与尔泰的大一比,简直是天地之别,尔泰的玩意只进入了三分之一,纪夫人便忍不住疼痛的呼喊起来。

    同时身体中犹如撕裂感的痛感,也使得熟睡的纪夫人猛然惊醒,她睁开朦胧的睡眼,模糊的看向她疼痛的,忽然,借着幽暗的月光,她看到了一个强壮的躯体跪在她的双腿间,腰身时前时后的摆动着,而她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却是紧紧盘在那躯体主人的腰身上。

    尔泰知道纪夫人惊醒了,不过此时他已经将他的大玩意三分之一部分塞进了纪夫人的中,因此便不急着再往里面硬闯,而是双眸色色的,坏笑着俯看着清醒过的美人,他要好好的享受、品味这个令她怦然心动、梦寐已久的纪夫人,要在她情动央求自己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再将剩下的三分之二的杆身插进她温润的之中。

    随着尔泰低下头,纪夫人顿时觉得一个黑影铺面而来,她不敢相信似的揉揉睡意蒙蒙的美眸,吃惊的望着面前月光下那清秀的面庞,募然惊觉此人竟是尔泰,心中登时‘咯噔’一下剧烈跳动,下意识的惊呼道,“尔泰,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你在干什么?”

    “干什么?蓉儿姐,我在让你享受快乐啊,我知道你很需要我的滋润,蓉儿姐,刚刚你在睡梦中不是很享受嘛,还不时的娇吟,现在你醒了,就让我们好好的享受这美妙的**一刻吧!”尔泰声音沙哑、冒火的说道,脸上坏坏的笑容,愈的浓郁了。
其他书友在看:春光灿烂猪八戒之逢春风流豪门宠婚:贪欢大亨不离婚女相不为妃帝帅倾城邪受毒妃撩人,魂师狠绝色校园惊奇事件簿邪戾殿下失心妻天降妖妃:王爷,暖个床启世魂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