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回 无头案,往昔情(一六九)

    一队人马从府衙出来,沿着街道一直向前,时间不长赶到苏州城正门,正是锦衣卫带领的府衙衙差连同捕快营捕快,赶到城门处,尚且没有到开门时间,若不是拿到知府大人令牌,即便身为锦衣卫同样不能违背规矩做事,有些东西最好不要触碰,否则日后只会给自己平添烦恼,锦衣卫自然清楚,明哲保身,永远是不变的主题,守城小头目看过令牌,有了这个完全不同,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令牌,代表的可是苏州城最有权势的人,同样是不能得罪的人,将军交待过,见到知府大人的令牌立刻放行。

    城门缓缓打开,锦衣卫问及详情,柳闻风出城时恰好是此人值守,回去歇息之后回来守夜,待开了城门之后轮到其他人方能回去休整几天,虽然是一份苦差事,好在能够领到薪水养家,提到锦衣卫,兵士笑道:“真是巧了,那位大人出城的时候恰好是小的在这。”

    锦衣卫道:“可有看清出了城之后朝哪个方向走的?”

    兵士用手一指道:“东边!小人亲眼看见,绝对错不了。”

    华成暗自嘀咕,若是要出城应该走前面或者西边才对,东边荒无人烟不说,再往前走便是无影谷,莫非是想穿过无影谷不成!

    兵士无意间提起,严帮的车队同样向东,因为车上拉着棺材心里好奇所以看了一眼,不想同样向东而去,锦衣卫听罢立刻清楚柳闻风出城的目的,正是为了两口棺材而来,难道棺材里隐藏玄机不成,带着众人向东追去。

    “总捕头,有发现!”

    一名捕快声音响起,身边同样跟着两名捕快,一直向东,雾气逐渐加重,好在天光大亮能够看清,锦衣卫仔细查看地上脚印还有凌乱的车辙,这些容易被人忽视的东西恰恰可以提供宝贵的信息。

    华成快步过去,不由得眉头一皱,地上发现血迹,形成线状,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有人负伤从这里经过,脚下不停,血流下时才会在地上形成这种线状或者点滴状,若是停住,血迹便会形成圆状。

    锦衣卫来到近前,仔细查看,“从血痕判断受伤的那个人应该是从里面逃走。”

    华成道:“为何不能是有人负伤之后一直向东?”

    锦衣卫道:“这个很简单,从地上的血痕便可以判断,血痕分布不均匀,东边相对较多,再往前逐渐减少,人负伤之后身体会形成一种凝血物质,防止血流过快,从地上血痕多少可以判断,必然是从这边而来。”

    华成点头道:“确是有些道理,只是前面便是无影谷。”

    锦衣卫道:“立刻赶奔无影谷。”

    无影谷谷口处,四名锦衣卫以及衙差、捕快看到眼前一幕不由得惊呆,若不是亲眼看见,必然无法相信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惨死的大力鬼牛河,浑身上下完全被嘴里喷出的血迹打湿,犹如一个血人,牛河身旁坐着一个和尚,身上同样血迹斑斑,一人手臂被人砍断,身体上一道刀痕从后背直接穿透,正是拼死拦住柳闻风截杀老魔的班峰,一人胸口深深凹陷进去,正是吊尸鬼周循,死在冷万山铁拳之下,地上横七竖八十几具尸体,俱是清一色黑衣,不知是何来头,柳闻风站在雾气之中,一名女子蹲在地上,怀里同样是一个死人,旁边地上倒着一名道人。

    华成道:“柳大人,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死了这么多人!他们又是谁,要不要都抓回去?”华成用手一指坐在地上的和尚,还有冷如秋等人,眼前的惨烈更是令华成不知所措,这里必然经历一番殊死厮杀,结局更加明显不过,能够活下来的必然是胜者,死去的永远无法享受胜利的滋味,更加无法猜到最后的结果。

    柳闻风道:“这里发生的所有一切皆是九幽山九幽老怪引起,当日府衙袭击本千户杀死兵士的正是老魔所为,至于他们,活着的还有死去的确是除魔卫道的英雄侠士。”

    华成张大嘴巴,“九幽仙尊!你是说九幽山九幽仙尊!”

    九幽老怪名头响亮,更是自比神仙,自称九幽仙尊,因为性格古怪、反复无常,更是睚眦必报,于是便有了九幽老怪之名,多少人听到九幽山三个字犹如听到地狱的恶魔一般,多少人暗中巴结,目的只是不想惹到麻烦,不想此时确是从柳闻风嘴里说出,至于那句死去的活着的,什么英雄侠士确是没有听清,多半是被九幽老怪四个字彻底震住。

    锦衣卫环视四周,“大人,九幽老怪如今身在何方?”

    柳闻风道:“逃了!”

    华成道:“逃?”从表情可以看出必然是无法相信,逃,用在自己身上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只是现在逃的人是九幽老怪,只有一种人会选择逃,那就是失败的人。

    柳闻风点头,“老魔被我打伤,只可惜最后时刻没能救得了冷帮主。”对于冷万山的身死,柳闻风内心依然感到歉疚,恰如秋盈的死一般,虽然不是为了自己,只是自己如果可以提前判断,或者那一刀劈向老魔,只是是否可以避过夺命针没有任何把握。

    锦衣卫道:“大人,你要不要紧?”

    柳闻风摇头,华成一挠脑袋,一直梦想这能够抓捕几名恶名昭著的的江湖败类,干出几件能够流传后世的大事,只是确是没有那个机会,同样没有那个本事,不想柳闻风确是做到,打伤九幽老怪,这种事自己想都不敢想,在老魔面前或许自己只是一只蚂蚁。

    华成道:“眼前该怎么办才好?”

    柳闻风道:“第一,立刻派人回去通知大人这里发生的一切,贴出告示言明一切,无头尸案加上府衙血案已经了结,第二,派出人手沿途追赶,这次绝对不能放过九幽老怪,本千户自会通知人手,从此不再有九幽山。”柳闻风说完脸上透出一丝杀意,以柳闻风的身份,多少江湖势力想要巴结还来不及,所以自然有这个把握,九幽老怪重伤逃走,早已没有平日的威风,不过是过街老鼠罢了。

    华成点头,“本捕头立刻去办便是。”

    柳闻风道:“本千户即便返回京城,正好可以沿途追赶,这件事便不劳烦捕头大人。”

    对于柳闻风提议华成自然同意,即便老魔受伤以自己这些人的本事未必是老魔对手,弄不好还要搭上性命,这种事还是交给柳闻风最为合适,柳闻风接着道:“这几位都是江湖上的侠士,如今身上有伤,还请诸位妥为照顾。”

    肥和尚胸口处憋闷经过调息慢慢消失,慢慢站起,“大可不必,和尚这便返回寺庙日夜替冷大哥念诵经文,不枉相交一场,算是和尚平生最后能做的事。”

    邱双剑同样站起身形,“江湖上的纷争早已厌倦,从此不再有万里独行邱双剑,这把雄剑同样送给你。”说完递给冷如秋,冷如秋手中所用的乃是雌剑,雄剑略长一些,雌剑剑身更为修长,不想确是根据男女特点打造,其中更是暗含深意,当年邱双剑得到这把雌雄双剑十分喜爱,可惜一生痴迷于剑将人世间最美好的情爱之事错过。

    心魔已去,从此再无牵挂,“丫头,冷大哥的后事便交给你处理,习武之人能有一处安身之地已经足矣,我想你爹必然不喜欢排场,更加不想看到你心中存有怨恨。”

    肥和尚弯下身去将一眉道人尸体抱在怀里,嘴里道:“牛鼻子,和尚带你回去,从此真的逍遥了!”

    肥和尚、邱双剑离开,一场风波,昔日豪侠铁掌游龙冷万山、九霄云一眉道人身死,肥和尚回归寺庙从此不出山门,邱双剑弃剑归隐从此绝迹。
其他书友在看:明朝好女婿步步封疆穿越之外挂大作战特工重生在校园武炼巅峰尸村召唤万岁霸剑凌神都市大仙师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