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千八百四十二章 左护法

    杨开将一直抱在怀里的曲华裳交到她手上,那圣女迅速带着曲华裳退回到白莲老母身旁,将曲华裳放在老母面前的地面上。

    白莲老母低头瞥了曲华裳一眼,左手一吸,强大的力量迸发时,便将曲华裳整个人吸了上来,旋即右手连点几指。

    曲华裳嘤咛一声,悠悠转醒。

    她的脸色依然痛楚,体内的力量冲撞之下,身体更是时冷时热,似随时都有爆体而亡的风险。

    在白莲老母淡漠的注视下,她单膝跪倒在地,牙关打颤道:“老母,我给您带了一份大礼!”

    白莲老母微微颔首:“做的好,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曲华裳头颅低垂:“属下应该做的。”

    “先退下吧。”白莲老母挥挥手。

    曲华裳这才起身,站到白莲老母身后,手心一翻,也不知从哪里取出来一枚灵丹,塞入口中服下。

    灵丹入口的瞬间,曲华裳的症状便大为好转。

    小荷目瞪口呆地瞧着这一切,惊呼道:“呀,这小丫头太会骗人了,咱们上当了!”

    曲华裳身上明显藏有血凝洗魂丹的解药,但即便之前她数次有爆体而亡的风险,也依然坚持没有服用,反而将杨开一步步引入此地。

    这无疑是一场豪赌,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但最终的结果却证明,曲华裳赌赢了。

    她将杨开引至这里,陷入白莲教众多强者的包围之中,更有白莲老母这样的强者。

    她所利用的,无非是杨开的感情,或许也是想证明什么,但结果却是寻常人难以承受的。

    她悄悄地打量杨开的表情,却没发现杨开有半点恼怒的迹象,脸色依旧那么淡然。

    反倒是杨开身边的洛听荷气恼的不行:“这丫头有些狼心狗肺,你对她这么好,她却要害你,你难受不难受。”

    杨开微微一笑:“还行。”

    白莲老母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浩气殿殿主有朝一日竟也为情所困,真是让本教主看了一场好戏啊!可惜啊可惜,我这几个弟子对本教主可是忠心耿耿,你想打她的主意,可是打错了算盘。”

    话音陡然冷厉起来:“杨开,这些年你残杀我白莲教无数教徒,今日落到如此境地,可还有什么遗言要说?”

    杨开缓缓摇头道:“教主觉得吃定我了?”

    白莲老母轻蔑一笑:“你的实力如何,本教主自然是知道的,但我白莲教也不全是庸手,杀你本教主还是有把握的。”

    杨开左右观望一眼:“那就要看教主准备付出多大代价了。”

    他转头望着小荷:“杀一半?”

    小荷拔出长剑,一脸兴奋:“不止,最少六成!”

    “争取七成?”

    “好啊!”

    杨开再看向白莲老母,微微笑道:“教主准备好牺牲此地七成人手的准备了吗?这里的人,应该都是白莲教的中坚力量吧?他们若是死了,白莲教可就一蹶不振了,每个三五年休想恢复元气。”

    白莲老母瞬间脸色铁青,杨开和小荷的对话虽然显得有些目中无人,但她并不觉得对方有夸大的嫌疑。

    如杨开和洛听荷这样的高手,真要是绝境之下拼起命来,斩杀此地六七成人手的本事还是有的。

    说不定连她本人都要被重创,到时候得便宜的只会是浩气殿。

    然而眼前的机会实在不可多得,让她就此放弃也不现实,一时间竟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杨开没让她太过难堪,抬手按下了洛听荷的长剑,朗声道:“教主,我有一个提示,不知教主感不感兴趣。”

    白莲老母冷声道:“有话就说,就屁就放!”

    杨开伸出两根手指:“请教主给我两粒凝血洗魂丹!”

    一言出,满场皆惊。

    尤其是站在白莲老母身后的曲华裳,眼睛一下子瞪圆了,满面诧异地望着杨开,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白莲老母同样震惊的不行,脱口道:“你要凝血洗魂丹做什么?”

    杨开微微笑道:“与其浪费那么多人手来杀我们两人,教主难道不想麾下再多两员大将吗?”

    “你……”白莲老母彻底懵了,虽然在杨开说出那句话之后她隐约有所猜测,但实在不敢相信。

    毕竟站在她面前的是杨开,是那浩气殿前任殿主!

    她甚至怀疑自己所探听的各种情报是不是错了问题,杨开辞去浩气殿殿主之职只是一个幌子,此刻外面已经被浩气殿众多高手重重包围,只等杨开一声令下便要席卷而来。

    这个念头在心中涌起,不可抑止地壮大,竟让白莲老母有些风声鹤唳之感,那摇动的草丛内似乎都有人隐藏了身形,随时会蹦出来对她不利。

    “你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白莲老母厉声问道。

    杨开徐徐摇头道:“多说无益,教主只管取来两粒凝血洗魂丹,拭目以待便可。”

    白莲老母定定地望着他,仿佛头一次认识杨开,脸上明显有挣扎犹豫的神色。

    但她毕竟不是一般女子,杨开的提议让她极为心动,相比较耗费大量人手在这里杀了杨开和洛听荷,若是他们能够受自己掌控的话,那白莲教无疑会如虎添翼。

    杨开不但是这世上最顶尖的高手,还是浩气殿前任殿主,相信这个消息一旦传扬出去,对整个浩气殿都是巨大的打击。

    所以只是片刻功夫,她便有了决断,伸手入怀取出一个玉瓶来,那瓶中满是血红色的丹药,她倒出两粒,屈指一弹。

    杨开与小荷各自伸手接过一粒。

    白莲老母的眼睛开始发亮,一瞬不移地盯着杨开的动作,若这个男人真的将丹药服下,那就说明他方才所言可信,若真有什么花招,她自然会在第一时间下令铲除,为此付出再多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出乎她的意料,杨开没有半点犹豫便将手中的凝血洗魂丹塞入口中服下。

    小荷倒是捏着灵丹左右打量了片刻,然后抛进嘴里,吧唧吧唧嚼碎了,囫囵咽下,然后呸呸几声,抱怨道:“难吃死了,什么鬼东西!”

    “张开嘴让我看看!”白莲老母神色兴奋,冲杨开吩咐道。

    杨开如言张嘴,内里空无一物。

    白莲老母的双眸几乎快要放出光来,终于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笑的眼泪水都快流出来了。

    一直紧绷着神经的众多白莲教徒也彻底放松下来,左右对视一眼,许多人露出笑容。

    服用了凝血洗魂丹,从此便会受人掌控,即便杨开实力再强也绝不可能摆脱,换言之,这位浩气殿前任殿主,从此以后便是白莲教的人了。

    这可真是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如此强者在敌对方的时候,让人胆寒心惊,如今成了自己人,一下子让人多了安全感。

    可以想象,当他出现在白莲教与浩气殿争斗的战场上时,会给浩气殿的士气带来怎样的打击。

    “跪下!”白莲老母笑声骤然收敛,冷冰冰地望着杨开。

    杨开徐徐摇头:“教主弄错了,我虽愿服下灵丹,却也不会受人摆布,从今以后,我只听从一人号令!”

    白莲老母眼神陡然凌厉,若有所思地回头看了看曲华裳,然后对杨开道:“你的解药唯有本教主才能炼制,她可炼制不出来。”

    杨开微笑道:“我相信教主不会让我毒发身亡的。”

    白莲老母低头沉吟一阵,点头道:“当然不会,你这样的人物可是不可多得的助力,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白莲教左护法,白莲教上下,你可只听从曲华裳一人号令!”

    强者自有傲骨,白莲老母也知道若是真的一心为难杨开只会适得其反,所以她以退为进,索性顺了杨开的心意,只不过随手又给杨开加上了左护法的名头,算是一道名义上的枷锁。

    无论如何,这左护法的名头传扬出去,对浩气殿也是一次挫败。

    杨开点点头:“多谢教主美意!”

    白莲老母又吩咐曲华裳道:“以后可要好好善待人家。”

    “属下遵命!”曲华裳正色回道。

    白莲老母看起来很高兴:“今日我白莲教新得左护法,当好好庆祝一番,来人,摆下宴席,咱们给左护法接风洗尘!”

    众多白莲教徒轰然应诺。

    山野之间多的是林间野味,白莲教这个据点发展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教主号令之下,美酒佳肴很快摆了上来,众多教徒,不管身份尊贵,皆都共处一席,初始气氛还有些僵硬,但酒过三巡之后便热闹起来。

    杨开就坐在曲华裳身边,不时地便有人捧着酒杯前来敬酒。

    虽说杨开在担任浩气殿殿主之时杀了不少白莲教教徒,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今都是自家人,自然是要将感情联络好,万一哪天战场上能指望杨开救命呢。

    杨开酒量不错,只是不太喝酒而已,所以酒来便干,愈发引的众多白莲教徒的好感。

    所有人都是头一次发现,这个以往被他们视作洪水猛兽般的男人,竟是如此和蔼可亲。

    最高兴的莫过于小荷了,别人不找她拼酒,她就抱着酒坛子到处跑,豪爽的气概把一群白莲教徒都唬的一愣一愣。

    武炼巅峰9
其他书友在看:随身带个英雄联盟客户端灵舟射雕之狂风快剑我的民国生涯田园闺事特工重生在校园穿越之外挂大作战步步封疆明朝好女婿大明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