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六十章 凌霄宫

    杨开讶然道:“你们这么堂而皇之地来给问情宗雪中送炭,就不怕冰心谷找你们麻烦?”

    问情宗与冰心谷的矛盾,早就传遍了北域,如今问情宗遭难,他们居然打着雪中送炭的幌子来到这里,消息若是传出去的话,冰心谷岂会纵容他们?

    李庆远微笑道:“冰心谷不会的,冰云大人为人宅心仁厚,我等既然没有与冰心谷直接作对,那她自然没必要迁怒与我等。”

    “正是,冰心谷的女人虽说高傲冰冷的一些,但却都是一些通情达理之辈,怎会计较这些。”

    &n《 ;“原来如此!”杨开面露了然之色,微微颔首。

    俗话说,君子可欺之以方,这话用在冰心谷身上虽然有些不合适宜,但也差不多了。

    换个立场的话,若是冰心谷糟了劫难,他们打着雪中送炭的幌子过来,问情宗铁定不会放过他们。

    正是因为明白冰心谷的处事原则,他们这些人才会有恃无恐。

    “小兄弟你还没说说问情宗里面到底什么情况呢。”李庆远见话题被扯远了,连忙又给带了回来。

    杨开淡淡道:“问情宗高层全军覆没,门下弟子死伤无数,还能是什么情况,无非就是树倒猢狲散而已。”

    李庆远听的眼前一亮,惊喜道:“这般说来,问情宗内如今是空无一人?”

    杨开揶揄地望着他,道:“这位大人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啊,你们不是来嘘寒问暖,雪中送炭的么?”

    李庆远闻言,立刻露出哀伤的样子,道:“哪里有什么高兴。本座现在很心痛啊,问情宗堂堂顶尖宗门,如今竟惨遭灭门之祸事,几万年基业传承断绝,真乃我北域一大损失。”

    “可惜啊可惜,真是可惜了。”

    “这么大的势力。怎么忽然就被灭了。”

    余人也都纷纷感慨起来,一脸哀痛,让不明真相的人看了,还真以为他们跟问情宗有什么极好的关系。

    话锋一转,李庆远目光灼灼道:“你既是从问情宗内出来,可曾在里面……发现什么?”

    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急着冲进去打秋风了,因为杨开既然先他们一步进了问情宗,那么若真有什么好处的话。必定会被杨开得了去。

    此刻盯着杨开才是最稳妥的。

    “发现一个宝库!”杨开语不惊人死不休。

    一言出,无数双满是贪婪和觊觎的目光死死地盯在杨开身上,似一柄柄锋锐的利剑。

    “宝库里……都有什么?”李庆远的声音不由地颤抖起来。

    杨开呵呵一笑,道:“源晶,数以亿计的源晶,下品中品上品,应有尽有,各种灵丹妙药。秘宝帝宝,功法典籍。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看不到的。”

    “嘶……”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每个人都振奋起来,那一双双目光中贪婪之光大盛。

    杨开笑吟吟地望着众人,开口道:“诸位看起来很意动的样子啊。”

    李庆远强忍着咽口水的冲动,心中盘算该如何拿下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然后吃一份独食。问情宗几万年的积累,若真叫他得到了,那飞元阁的实力必定能大幅度提升,假以时日,成为第二个问情宗也不是梦想。

    与他一般想法的人大有人在。一时间,个个都觉得身边皆是敌人,眼神交汇间,警惕之意大起。

    “小子满嘴胡话!”一人的声音忽然响起,“问情宗有宝库确实不假,不过凭你的实力如何能够开启?年纪轻轻如此居心叵测,居然在此挑拨离间,实在是其心可诛,诸位可别上了他的当。”

    众人一听,都微微一惊,觉得这人说的很有道理。

    问情宗这么大的宗门,确实是有宝库的,但这样的存在岂是随便就能开启的?只怕开启的方法只掌握的封玄和姚卓这样的人手上。

    李庆远回过神来,顿时不满地道:“小兄弟有些不厚道啊。”

    杨开不屑一笑:“爱信不信!”

    说着话,他忽然从空间戒里取出一块高约三丈的奇石来,这奇石一出,四周温度忽然陡降,一股极寒的气息瞬间弥漫四方。

    便是那十几个帝尊境被这气息笼罩,也忽然觉得体内力量运转不灵。

    “这是……”

    “万年寒心铁!”

    “什么?竟是万年寒心铁,这世上竟有如此瑰宝,而且还这么大一块!”

    “我的天,这东西哪来的?听闻巴掌大一块万年寒心铁便能炼制出一件帝宝,这三丈高的东西能炼制出多少帝宝来?”

    “这要是卖出去,最起码也是过亿的上品源晶啊。”

    “这小子没说谎,他绝对打开了问情宗的宝库,这是问情宗的东西。”

    ……

    嘈杂的议论声纷纷响起,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珠子望着那三丈高的万年寒心铁,震撼的无以复加。单单只是这一件东西,便是价值连城之物,如果说杨开真的打开了问情宗的宝库,那该得了多少好东西啊?

    先前的怀疑一下子消失殆尽,每个人都觉得杨开在问情宗里捡了大便宜,诸多帝尊境皆都蠢蠢欲动起来,对那万年寒心铁虎视眈眈,似乎下一刻便要冲过来抢夺。

    不过碍于对手太多,却没一个敢随意行动,一时间局面竟然僵持了下来。

    不过更多人的却是好奇,不知道杨开忽然取出这样一块绝世瑰宝要做什么?炫富?没必要吧,难道他不知道会给自己招惹麻烦么。

    就在众人狐疑时,杨开把手一抖,百万剑出现在手上,他催动帝元灌入剑身内,空间法则萦绕己身,一笔一划地在那万年寒心铁上篆刻起来。

    “这小鬼在搞什么名堂?”

    “似乎是在刻字。”

    “暴殄天物啊!怎能在这样的宝物上刻字,这简直太浪费了,人神共愤!”

    嗤嗤嗤嗤……

    无论那些人如何愤怒唾弃,杨开依然一笔一划地勾勒着,神态专注,一丝不苟。

    足足一炷香后,杨开才忽然深吸一口气,收了百万剑,面上隐隐有些发白,似乎这一番动作对他的消耗也不小的样子。

    毕竟是最顶尖的炼器材料,就算是刻几个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不过杨开仔细打量一番后,却对自己的杰作颇为满意。

    此时此刻,强风吹过,那万年寒心铁上一些碎屑被吹散下来,露出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字体算不上多漂亮,但却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多看一眼就会沉浸其中无法自拔的样子,欲能吞噬人的心神。

    “凌霄宫!”

    有人将那篆刻在万年寒心铁上的三个大字读了出来,顿时让余人面露不解之色。

    “这凌霄宫是什么玩意?”

    “听起来像是一个宗门的名字,但是北域有这个宗门么?”

    “从未听说过。”

    李庆远此时却是面露若有所思之色,望着杨开道:“小兄弟,不知你此举何意?”

    杨开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万年寒心铁,笑呵呵地道:“也没什么,只是想告诉大家,从今以后,这片大地便是我凌霄宫的基业了,正好来了不少客人,也省的我一个个去通知,希望诸位今日回去之后,替本少多宣传宣传,否则若有不张眼的闯入我凌霄宫的地盘,可莫怪本少心狠手辣了。”

    “什么!这小子什么意思?”

    “他难道是想开宗立派?”

    “真是笑话,区区一个毛头小子,何德何能在此开宗立派?”

    “不错,这里可是问情宗遗留下来的产业,即便要占有也轮不到他。”

    “小子心比天高,却怕命比纸薄啊!”

    ……

    一声声议论传入杨开耳中,杨开八风不动,稳如山岳,待吵闹声过后才冷笑一声:“诸位有意见?有意见就憋着,免得说出来大家不高兴!”

    “小子太猖狂了,真当我北域无人了?”

    李庆远也是阴沉着脸色道:“小子,你有些过分了。今日我等既然齐聚与此,那么此间之事就不是你一人说了算的,问情宗是我北域的宗门,所遗留下来的基业和宝库归属,理当由我北域诸多豪杰一同商议决定,却是由不得你。”

    一句话将问情宗的遗留问题上升到了北域的高度,李庆远不愧是老狐狸,引的众人纷纷叫好。

    杨开笑道:“在本少的地盘上,自然一切都得听我的,有不服气的大可以站出来。”

    “李宗主,这小子太过目中无人,今日说不得也得给他个教训了。”

    “不错,我等已经足够给他脸面,他却这般得寸进尺,无需与他废话了。”

    “动手吧,如今问情宗既然已经人去楼空,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他们先前不敢闯入,只是怕问情宗有什么强者留在宗门内,如今既然确定问情宗没人在此,杨开又得了宝库还想占据这一大片基业,自然没人忍的住。

    李庆远眼中闪过一丝坚毅之色,微微颔首道:“也罢,既然他执迷不悟,那便给他点教训好了。”

    话落之时,已经率先冲了出去。

    其余众人自然也不甘落后,纷纷朝杨开扑去,都想着能抢到杨开的空间戒。

    杨开随手就拿出了一块三丈高的万年寒心铁,天知道他的戒指里还有多少好东西?

    一时间,十几位帝尊境气势汹汹,扑面而来,场面热闹至极。(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随身带个英雄联盟客户端灵舟射雕之狂风快剑我的民国生涯田园闺事特工重生在校园穿越之外挂大作战步步封疆明朝好女婿大明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