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二十二章 碎了

    这一次,杨开和秦朝阳没走多远,便察觉到有道源境级别的强者过来了。

    应该是之前那两个青阳神殿弟子请来的帮手。

    来人速度极快,而且不止一个,足有四五位的样子,领头一人更是道源两层境级别的。

    杨开静候等待,没再前行,秦朝阳也是潋颜,神色忐忑不安。

    不多时,光芒闪过,一群武者出现在两人面前。

    “陶执事,就是这两个家伙,擅闯我青阳山脉,还大放厥词,我与师兄不敌,惭愧退走,您瞧,那人手上还拿师兄的长剑!”

    之前出现过的胖师弟和青面师兄也在这几人当中,刚一现身,那胖师弟便手舞足蹈地冲一个半大老者解说着,并且指了一下杨开。

    那半大老者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样子,头发半白,身材并不高大,但双眸却是精光闪烁,一副干练的模样。

    这人应该就是胖师弟口中说的陶执事了。

    道源两层境级别的武者,在青阳神殿中才只担当执事的位置,那更上面的护法,长老,想来应该由更强大的武者担任了。

    杨开心中暗暗思忖。

    胖师弟话音才落,那青面师兄也大叫了起来:“喂那土包子,快把大爷的秘宝还给我,否则要你好看。”

    杨开听的嘴角一抽。

    他本就没有将对方的秘宝据为己有的心思,这长剑也不过是一件虚王级上品等级的秘宝而已,之所以拿在手上,也就是想等再见到这青面男子的时候还给他。

    可对方这么一说。倒弄的他进退两难,还也不是,不还也不是了。

    还过去吧,显得太懦弱,不还吧。那就是明显的挑衅……这让杨开暗暗有些头大,恨不得上前去将那青面男子嘴巴撕开。

    “不得无礼!”好在那陶执事似乎还算是个明事理的人,并没有一味地偏信自家宗门弟子,估计也是对这胖师弟和青面师兄这两货知根知底,知道他们的行事风格有些异于常人。

    说话间,淡淡地瞥了杨开和秦朝阳一眼。顿时心中有了底。

    两个道源一层境,修为虽然不算高,但也不是很低了,相比较外面的武者来说,道源境好歹算是个强者。

    “事情大概的经过。本执事已有所了解,不知两位有什么要说的?”那陶执事道。

    秦朝阳连忙抱拳道:“枫林城秦家之主,秦朝阳,见过陶执事。我与杨兄冒昧前来青阳神殿,并非是来寻衅滋事,只是适才贵殿两位弟子忽然主动出手,我与杨兄被逼无奈,只能防御。还请陶执事明鉴!”

    “枫林城……”那陶执事闻言,眉头忽然微微一皱,淡淡道:“最近一段时间。本执事似乎经常听到枫林城这三个字啊……”

    站在他旁边的另外两个道源境武者也是轻轻颔首。

    先是圣灵鸾凤现身枫林城附近的玉清山,随后又是上古巨魔的封印破损,魔气围城等等……

    这些事也都不是什么秘密,有心人自然也都能打探的到。

    “枫林城难道又出什么事了?”陶执事有些意外地问道,他以为杨开和秦朝阳是枫林城那边过来求援的信使。

    听他这么一说,秦朝阳便立刻明白。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的来意,想来是那胖师弟和青面师兄没有说明的缘故。

    秦朝阳道:“并非是枫林城出事。秦某此番来,是为私事。”

    “私事?”陶执事闻言。微微皱眉,问道:“你与我青阳神殿什么人有旧?”

    “不是。”秦朝阳摇了摇头。

    “那你们是想来加入我青阳神殿?”陶执事又问道。

    “也不是!”

    陶执事顿时有些不耐烦了,就在这时,那胖师弟凑了过去,附耳在陶执事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陶执事眼中寒光一闪,凝视着对面两人,颔首道:“原来如此,如此大言不惭,那也怪不得他们会向你们出手了。”

    顿了一下,他道:“念你们修炼到道源境殊为不易,又是初犯,各自留下一只臂膀,便走吧!”

    秦朝阳身躯一震,瞪大了眼珠子,不可思议地望着前方。

    杨开也眉头蹙起,暗暗觉得事情有些难办了。这陶执事虽然思维正常一些,但行事风格也是直截了当,根本不给两人解释的机会啊。

    陶执事见两人神色,轻笑道:“怎么?舍不得?若是舍不得的话,本执事倒是不介意帮你们一把!”

    “陶执事!”杨开猛地喊了一声。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陶执事将目光投向杨开身上。

    杨开轻笑一声,道:“难道陶执事就因为我与秦老哥想要求见贵殿温殿主,便要我们自断一臂?这算哪门子道理,青阳神殿就是这么待客的?南域顶尖宗门,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他语气讥讽,让对面几人都怒目而视。

    陶执事更是冷笑一声,道:“你们擅闯我青阳山脉,本执事便可取你们性命,如今绕你们不死,你们就应该感恩戴德地留下一臂离开,再啰嗦的话,你们就不用走了。”

    他一副自信的模样。

    倒也不奇怪,他是道源两层境,杨开与秦朝阳道源一层境的修为一目了然,陶执事并不觉得他们是自己的对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两个道源一层境的同伴。

    杨开道:“仅仅只是因为我们的那个要求?”

    “是!”

    “这就奇怪了。贵殿宗规中有说外人不得求见温殿主?”

    “自然没有,不过……你们又有何资格求见殿主大人?”

    青阳神殿殿主温紫衫,乃是实至名归的帝尊三层境强者,身为站在武道巅峰的人物,可不是什么人说见就见的。想要见他,最起码也是帝尊境才行,杨开和秦朝阳两个道源一层境武者提出这样的要求,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这就好比一个衣衫邋遢的乞丐,欲要求见一国尊贵的皇女。那些护卫们自然宁愿将乞丐干掉,也不能让其玷污了皇女的双眼。

    “我与秦老哥既然千里迢迢赶来此处,自然有求见温殿主的原因。”杨开沉声道,“不如这样,陶执事你将此事回禀一下温殿主,至于见还是不见。那也是殿主大人的事了。”

    “放肆!殿主大人日理万机,怎会见你们这种小人物!”陶执事冷哼一声。

    杨开饶有兴致地打量他,道:“陶执事这么说……该不会是因为你也见不到温殿主吧?”

    说完,也不等他否认,杨开一副醒悟的模样。自语道:“是了,以陶执事的地位,想见温殿主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样吧,陶执事,你去回禀一下你能说得上话的长老或者护法什么的,让他们转告温殿主如何?”

    “本执事行事,何须你来教!”陶执事似乎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显然是被杨开给说中了。

    杨开不为所动,淡淡道:“陶执事,我与秦老哥前来此地。不但有求见温殿主的原因,也有非让他非见不可的依仗!你确定要将我们赶出青阳山脉?”

    那陶执事闻言,眼帘不禁一缩。

    杨开给他的感觉镇定过头了,绝非一个道源一层境武者能够表现出来的,似乎殿主大人真的会接见他们一样。

    若他们真给殿主大人带来了什么重要的情报,却被自己拦在这里。并且赶了出去,等到日后殿主大人知晓。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陶执事压抑着心中的不爽。开口道:“你二人有什么让殿主大人非见不可的依仗?说来听听,若真的如此,本执事自当为你们通报。”

    杨开闻言,瞧了秦朝阳一眼。

    秦朝阳知道事已至此,必须得拿出来什么了,否则连青阳神殿的大门都别想进去。

    他伸手从空间戒里将那玉女乞丐令取了出来,微微动用了点力量,朝陶执事抛去,道:“执事大人只需将此物转交给温殿主,他自然就明白了。”

    说这话的时候,秦朝阳虽然还算镇定,但心中却是在暗暗祈祷,祈祷当年遇到的那位高人并非在拿他开玩笑,若是这玉女乞丐令不起作用的话,那他与杨开今日恐怕就真的在劫难逃了。

    “这是什么?”陶执事伸手将那令牌接过,放在手心上仔细打量起来。

    另外两个道源境也凑过去瞧了瞧。

    很快,陶执事的脸色变幻起来,从最初的惊疑到不解,旋即愕然,愤怒,厉喝道:“大胆狂徒,以为随便雕刻一块不伦不类的令牌便能蒙骗本执事么?我看你们是没睡醒啊!”

    陶执事的反应完全在杨开的意料之中。

    任谁看到这令牌,只怕都会心生怀疑,他在第一眼看到这玉女乞丐令的时候,也一样没将这令牌当回事,只是亲自试验了之后,才知道制作这令牌的确实是一位高人,而且是一位超乎他想象的高人。

    这样的一位高人没道理去玩弄秦朝阳一个道源境武者,所以杨开觉得这令牌应该是真的,象征着一种身份和地位!

    所以他自信笑道:“陶执事,这令牌虽然奇葩了一点,但并非是我等随意雕刻,它可是出自一位绝顶强者之手,你看不懂没关系,相信殿主大人会懂的!”

    “好好好,你们两个混蛋,真当本执事这么好说话是么,不知道你们被砍掉四肢,剥掉头皮之后还会不会这么认为!”陶执事脸色蓦然狰狞起来,说话间,握住令牌的那只手狠狠一握。

    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咔嚓……”

    ——令牌碎了!(未完待续)r655
其他书友在看:随身带个英雄联盟客户端灵舟射雕之狂风快剑我的民国生涯田园闺事特工重生在校园穿越之外挂大作战步步封疆明朝好女婿大明烟云